纪念北京制药厂建厂80周年暨进京70周年上篇太行精神植根北京第八集《探秘沟沿头》

北京小学几年制
北京小学几年制


图片来自网络



探秘沟沿头


沟沿头,位于北京内城南城墙崇文门迤东,呈南北走向,北起苏州胡同,南至南城根。西侧与苏州胡同、罐儿胡同、五老胡同、官帽司胡同、江擦胡同、钓饵胡同相交,东侧与苏州胡同下坡、纱帽翅胡同、玲铛胡同、驴达胡同、梅竹胡同、二眼井胡同、毛家湾胡同相通。明代属明时坊,清代属正蓝旗,民国属内一区。新中国先属东单区后属东城区。1959年建设北京火车站时被占用拆除。


明《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称“沟沿”,清《京师坊巷志稿》称“沟沿头”,无论是“沟沿”还是“沟沿头”皆与河相关。沟沿头的名称来自号称燕京四水镇之一的泡子河。


在元代,泡子河是通惠河在城外的一小段故道,故而地势低洼。


明迁都北京后,朱棣将元大都南城墙南移二里,重新挖掘护城河。在建城过程中,泡子河被圈在城内,但继续利用这一段河道,引出六海洪水。由于这里是内城较低洼的地方,沿河有数个积水的水洼,小的有十余亩,最大的有近百亩,明朝时这里曾经是盔甲厂旧地,厂中的炮作专门制造火铳所用的弹药,所以明代文献中称这里为“炮作河”,泡子河的名称由此传延下来。


从清代乾隆年的京城全图看,在崇文门以东的城墙下,有一个水关,使泡子河与前三门护城河连接起来,成为北京内城的一条泄洪通道。泡子河有两条河道,北面水源来自东护城河,护城河水经贡院东侧南牌坊胡同弥勒庵附近水口进入城内,沿东城墙向南汇入泡子河,至盔甲厂折而向西,再沿南城墙直到船板胡同折向南,由崇文门东侧城墙第四、第五墩台(马面)之间的水关流出城外,汇入城南护城河。西面水源在清中期时由御河引来,御河过北御河桥后走地下暗沟,在船板胡同西侧改为明渠(民国以后,这条明渠也被改为暗沟),沿船板胡同南侧向东南与泡子河水汇合后入南护城河。

加摹清乾隆京城全图(北京燕山出版社)


加摹清乾隆京城全图(内城东南角泡子河的位置)


加摹清乾隆京城全图(沿船板胡同南侧向东南与泡子河水汇合经大石桥、水关入南护城河


沟沿头附近有多所学校,光绪十年(1871年),美国基督教宗派之一的美以美会在北京崇文门内船板胡同的亚斯立堂附设蒙学馆,最初只有4名学生。1912年,学校更名为“北京汇文大学”。1918 年北京汇文大学与通州潞河的协和大学、华北协和女子大学合并,组建成“燕京大学”,1926年迁至今海淀区燕园(今北京大学校址)。原址只留存一个设有大学预科两年和中学四年、小学五年制的“汇文学校”。在民国中期更名为北平市汇文中学和北平市汇文第一小学,北京汇文第一小学是原燕京大学的旧址,在盔甲厂沟沿头街,紧邻汇文中学。

王隆华著1940年北京地理研究所彩印本


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民国北平市内城东部东南角,沟沿头南口正对着城墙墩台的马道(这个墩台因设有马道的原因,比其他的墩台要大很多)今天崇文门城墙遗址公园保留的京奉铁路信号所就在其附近。


1927年《京师教育月刊》11期小学调查表显示,沟沿头附近不仅有汇文小学、汇文初等小学,还有慕贞小学、扶轮小学。北京美会妇女学校登记的校址为沟沿头1号。扶轮小学隶属于交通部,是铁路局职工子弟学校,泡子河5号还有一所隶属京师警察厅的内左一区警察署初等小学。


庚子事变八国联军侵占北京,此地遭到严重破坏,几乎成了一片废墟,在南城根建起德国墓地。这里曾安葬了德国医院(今北京医院)的两位德籍院长狄博尔和克礼,1952年朝阳区酒仙桥的外侨公墓建成,北京内城较大的外国人墓地都迁至此;1959年建设北京火车站时,德国墓地旧址被占用。

德国坟地(图片来自网络)大概拍摄于上个世纪30年代


上个世纪2030年代,日本人在东单、崇文门有不少公司、商店,三井洋行在总布胡同,三菱公司在东单牌楼。日本人胁川寿泉编著《北京名所揽记》:“在移植到燕京的日本樱花下,享受浅酌低唱之精粹,或者随性发挥春宵千金酬风醉月雅兴的地方,是以下两家旗亭。”长春亭、朝日轩。

北京天津指南(日)上野太忠编著


日本人丸山昏迷著有《北京》一书,1923年在大阪屋号书店出版。饭庄:朝日轩(电话东局123号)位于崇文门内沟沿头。明治三十九年(1906年)开业,大正九年(1920年)改为现在的店主经营。店主:梶本富


《京师街巷记》出版于1919年,是民国时期较早调查、研究北京街巷的书籍。由隶属于京师警察厅的半日学校教员调查实录分纂,林传甲总纂。京师警察厅在内左一区开设四所半日学校:第一半日学校在狍子河;第二半日学校在苏州胡同;第三半日学校在东单牌楼北新开路东头黄兽医胡同;第四半日学校在东单东观音寺草厂胡同。


《沟沿头记》的作者全禄,大概是狍子河或苏州胡同半日学校的教员,对沟沿头的情况非常熟悉。“京师有环城之沟,所以泻积水者也。沟之头在崇文门东之南城根,是巷之南口,实值其沟之头,故名之曰沟沿头。乃通衢之要路也,商肆从集,如米粮店、油盐店、煤厂、木厂、理发馆等,无不备为。居户甚繁,约五十余家。南首路东,门牌四号,为汇文高等小学之学生寄宿舍。中间路西,第三十三号门牌,有朝日轩,乃日本之妓馆也。”


《北平游览指南》:日本妓院在崇文门内羊肉胡同等处。门首书料理店者,即是。亦有妓院而兼饭店者。……以沟沿头之朝日轩为最著名。


“朝日轩”在日本推理小说家横沟正史的小说《门后的女人》中也出现过,地点在东京。


1934年北平市工务局将沟沿头列为二等路,北部四公尺、中部十公尺,南部十五公尺,越靠城根越宽敞。


193788日日军侵占北平后,“北支制药株式会社”,于1938年底开设,厂址在崇文内沟沿头1号。这是日军侵占北平后开设的第一家制药厂


钓饵胡同东口与沟沿头交汇处,有自来水供水站。距这里不远的黄酒馆胡同(南城根),还有一块北京水平石标,它是北京城的第3号石标。


钓饵胡同二十三号的主人费秉恕先生(1885-1968年),字蓉轩。天津人,幼年家境贫寒,189914岁到天津元利亨钱局学徒,后来在钱局、金融单位和银行发展,1915年进入北洋保商银行做职员,历任襄理、副主任、经理。七七事变后保商银行停业,19382月,华北敌伪政权在西交民巷保商银行原址建立中国联合准备银行,费老先生宁肯闲赋在家,拒不出任伪职。


1950年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人民胜利折实公债”费老先生为了购买公债,将钓饵胡同二十三号住宅卖给了煤炭部(煤炭部幼儿园),搬到了南池子。


费秉恕先生酷爱收藏文物,涉及瓷器、木器、字画等。然而一生从未出售过任何藏品,1958年、1959年他先后数次将所藏唐、宋、元、明、清等历代文物200余件全部捐献给故宫博物院。


20124月在故宫景仁宫前、后殿进行为期一年的《故宫博物院藏捐献陶瓷精品》展览,其中就有费老先生捐赠的明万历 (万历款)青花笔架和清雍正青花题赤壁赋诗提梁壶。

明万历 (万历款)青花笔架(图片来自网络)


清雍正青花题赤壁赋诗提梁壶(图片来自网络)


观众在欣赏这些精美陶瓷艺术品的同时,也可以领略到捐献者可贵的奉献精神和崇高的人格魅力。


费秉恕先生第三子费方达是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十一期学员(1934-1937)。费秉恕先生的第四子曾就读于汇文一小,上个世纪80年代曾探望老师孙敬修先生。费老先生有个孙子名晓非,在北京制药厂工作。


1947年北平市警察局内一区所辖管界街巷门牌调查显示:沟沿头隶属内一区警察局二十段,该段有1216户,人口合计6312人,其中男性3605人,女性2707人。门牌起讫1-53,另有甲门牌1个,后门牌2个,该巷一号由南面右侧起。


1949131日北平和平解放,1952年1月行政区域调整,原北京内一区改为东单区,沟沿头属北京市东单区,隶属江擦胡同派出所(江擦胡同10号)管辖。


1949323日华北人民政府企业厅利华化学大药厂奉命从河北武安县迁入北平市,在北平市人民政府企业局领导下,接管原北平市企业公司制药厂,组建了北平新建化学制药厂,当年5月开工生产。厂址在崇文门内沟沿头1号。监委徐剑平、厂长宣心愚。这是北京第一家地方国营制药企业。


著名的爱国将领、民主党派人士蔡廷锴、蒋光鼐同住在沟沿头17号,院子里有两排东西向的房子,蔡廷锴住在前排,蒋光鼐住在后排。前院有一架葡萄,结出又大又甜的“新疆马奶子”葡萄,每逢中秋两家人都是一起过,葡萄总是桌上的美味。

蔡廷锴(左)、蒋光鼐著名的爱国将领,1932年蔡廷锴、蒋光鼐率领19路军在上海奋起抗击日军,致使日军侵占上海的阴谋终不能得逞。(图片来自网络)


19541011日音乐家赵沨(曾任中央音乐学院院长)、孙慎(首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终身荣誉勋章"获得者)、章枚(曾任音乐出版社副总编辑),音乐出版家钱君匋(中国当代"一身精三艺,九十臻高峰"的著名篆刻书画家,曾经给毛泽东主席治印)等音乐界的知名人士来到这里沟沿头33号,庆祝新中国的人民音乐出版社成立。

浙江宁海钱君匋艺术研究馆


浙江宁海钱君匋墓


沟沿头二眼井还有《漫画》编辑部。


19591月,拆除了南城根、梅竹、二眼井、沟沿头和闹市口等胡同,兴建北京火车站。


沟沿头在北京的地图上永远的消逝了,但我们不应该忘记它!



敬请关注

纪念北京制药厂建厂80周年暨进京70周年

上篇:太行精神植根北京

第九集双鹤腾飞的起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