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11个国家和地区创意人关于反思设计的42封信

Design

Architecture

Interiors

Fashion

Art

Transport


THE STUFF THAT 

REFINES YOU


世界来信

Letter From World 


???? ✉️

不论是顺境与逆境都能成为滋养创意人的好时代,创造力在每一个时刻都成为照亮这个时代的微光。一封来自全世界11个地区创意人的来信,与卷宗Wallpaper*分享了他们希望传达的信息,与在挑战中诞生的思考。请接收这封世界来信,加入这场创意共同体的运动。



Letter From


London

伦敦


在伦敦,Wallpaper*国际版特约编辑 Hugo Macdonald 采访了英国室内、家具设计师 Ilse Crawford、加拿大时装设计师 Erdem Moralioglu、平面设计师 Frith Kerr 和加拿大建筑、室内设计师 Philippe Malouin。他们洞察哲学、友情的力量,以及探讨设计师未来的责任。



家具设计师 Ilse Crawford 的橙色书单

上图:(左)Crawford 在工作室,(右)Crawford 最近阅读的关于未来趋势的书单

下图:从左至右依次为《Factfulness》《New Power》《Utopia For Realists》



目前社会正处于一个失调的集体状态之中,但这也是一个不可浪费的变革机会。Ilse Crawford 指出,在德国汉堡新设计的全球社会变革研究中心并非偶然性,所有人都在想象如何重启这个城市机器。Crawford 认为这个项目符合她一贯以人为本的设计价值,并促使她对“人类经济学”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她解释说,该研究所的使命是通过交流和行动,帮助抽象的学术知识走向现实,解决生活中的紧迫问题,激发积极的变革。“知识如何有效地传播给人们?这个问题也是设计的基础。我们需要更好地把那些有创造力的人和有创造力的手段联系起来。



时装设计师 Erdem Moralioglu 对可持续的思考

左图:Erdem 在家中的桌面——收藏的参考材料、面料样本和图纸

右图:Erdem穿着皇家芭蕾舞团的一件T恤,Christopher Wheeldon 为其服装设计的一系列游戏不幸被取消



独立时装设计师 Erdem Moralioglu 将在9月庆祝他的 Erdem 品牌成立15周年。他与他67人的工作室正在经历一段不平凡的时光。“谁能说我们的体系是可持续的?”他反问。“我一直记得我以前刚开始的时候,80%的产品是英国生产的,现在是50%左右。作为一个行业,供应链和生产链都已成熟,是时候重新评估行业体系了。“Erdem 将所有2020春夏销售的10%捐赠给国家紧急事件应急小组。



平面设计师 Frith Kerr 的品牌计划

Studio Frith 的一块大型墙画刚刚安装在泰特现代美术馆,作为他们20周年庆祝活动的一部分。弗里斯把它比作薛定谔的猫,想知道它是否真的存在。



Frith Kerr 感觉到这个时期更多的注意力应该集中在打造品牌上。她说,随着营销和广告预算几乎完全削减,努力打造品牌将是一项不错的投资。“作为 St udio Frith 20周年庆典,我们在泰特现代美术馆设计了大型墙画。它刚刚安装好,但是现在没有人能看到。就像薛定谔的猫。我们怀疑它是否真的存在,可能,现在我们都是薛定谔的猫。”


设计师 Philippe Malouin  的家庭办公角落

Philippe Malouin 低调的家庭办公桌,Herman Miller 为 Charles & Ray Eames 设计的 Time-Life 椅,Malouin 为Umbra Shift设计的砖灯。



设计师 Philippe Malouin 说:“设计需要我和团队合作。尽管远程屏幕共享很有帮助,但被孤立感会深深地影响我们,并使我们的效率大大减慢。实际上,我不能在家里做我该做的事,也不能一个人完成。”工作椅成了他家中现在最爱的家具之一。




Letter From


California

加利福尼亚


Wallpaper*国际版新媒体总监 Tilly Macalister Smith 与加州的创意人士 Alex Rasmussen、Haas Brothers、Kelly Wearstler 和 Johanna Grawunder 一起了解通风机面板的制作、在线展览的新世界以及技术辅助交流的优点。


在加利福尼亚海岸上下,各个学科的设计师都在采取革新的措施来适应新的工作方式。典型的阳光下的悠闲心情已经改变了方向:从生产的转变到远程会议,创意人员正在创新。



Alex Rasmussen 谈公司的生产转型

Neal Feay 公司的工厂在制作铝板



铝制品公司 Neal Feay 总裁  Alex Rasmussen  将公司的业务重心从生产一次性艺术品和收藏品家具转向了生产应急设备。目前正在昼夜不停地生产呼吸机和通风机的铝制前面板。几天内,从每月生产100个呼吸机面板加速到每周200个,把通常6到8周的新订单交付周期缩短到72小时。



Haas Brothers 的数字线上展览

隔离让 Simon Haas 有时间开发个人编程项目



Rasmussen 很享受巨大的经济转型带来的挑战,2008年的金融危机迫使他从高端音频设备战略上实现多样化。他说,我对家具和雕塑感兴趣,我将继续致力于与医疗行业的合作。数字技术很快成为他们的新方式,用 iPad 画画,用 Blender 的3D程序进行雕刻和渲染。Haas Brothers 目前在 Marianne Boesky 画廊举办了一个在线展览“尽管我们谁也不能在画廊里,也依然可以和它共舞!”他继续说:“这是一个勇敢的新世界,迫不及待想看到艺术界是如何反应的。”


Kelly Wearstler 一个人的工作室

Kelly Wearstler 将她的餐桌改为她在贝弗利山庄家中的临时办公室



室内设计师 Kelly Wearstler 的一如往常的商业模式仍在继续,她的网站正在积极地销售和运输产品。当她的团队都在家工作时,她仍然独自一人前往工作室。“在工作室工作有助于我为我们的视频会议提供创造性的领导。我能从工作室里拿出材料、成品、纺织品拍照解决彼此疏远带来的问题。“ Wearstler正忙于住宅和商业项目,基于工作室和合作者之间的巨大信任,她对自己的作品质量仍然充满信心。



灯光设计师 Johanna Grawunder 的乐观精神

Johanna Grawunder 为 Carpenters Workshop 画廊设计的灯光


专门从事灯光设计的的建筑师和设计师Johanna Grawunder 在米兰和旧金山的索马区各有一间工作室,在洛杉矶、巴黎和意大利曼托瓦、维尼托和布里安扎等城市还有更多的团队成员。“我非常习惯跨时区工作,使用电子邮件、WhatsApp、Dropbox等等。现在的区别更多的是情绪而不是组织。”目前 Grawunder 正忙于 Carpenters Workshop 画廊即将推出的项目。Grawunder 对未来很乐观。“我把这段时间看作是一个重新思考很多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的机会。我希望这一切也能带来积极的影响。”





Letter From


New York

纽约


Wallpaper*国际版编辑 Pei Ru Keh  与 Meyer Davis、Pelle、Lindsey Adelman、Todd Bracher 和 Egg Collective 在家庭制造、增强现实的优点、社会影响和冥想绘画等方面进行了交流。伴随着我们的生活停滞不前,设计师的足智多谋和创造性思维受到了考验。



 Meyer Davis 的新系列

设计公司 Meyer Davis 原本在今年春天米兰设计周和 NYCxDesign 上推出的新产品 William Gray 的一张沙发草图



随着米兰设计周的取消,设计师们也不得不重新考虑他们在家居领域的策略,NYCxDesign 暂定推迟到今年10月份,国际当代家具展也将推迟一年。Meyer Davis 是一家专门从事酒店业、零售业、工作场所和住宅项目的设计工作室。他们计划在大西洋两岸推出新的产品系列,将新的和现有的家具、照明、沐浴用品和家居配件结合起来。但现在的产品体验将变得有所不同。



Pelle 工作室在家庭、工作、家务中的平衡点

夫妻二人组在家办公同事也要负责两个年幼孩子的学习



照明和家具设计工作室  Pelles  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Oliver Pelle 和妻子 Jean 一起经营着这家工作室。他说:“在纽约,我们计划5月份在自己的展厅里推出一个新的系列,同时参加一些很棒的展出活动。所有这些设计活动都被取消或推迟了。”随着学校关闭了,佩尔斯夫妇不得不在家教育两个学龄女儿的同时应对这些职业挑战,但我们还没有找到学校教育、家务和专业工作之间的平衡点。“看到我们的团队成员真的把工作带回家,我们很感动——卧室已经变成了生产工作台和小型照明组装工作室。”



 Meyer Davis 的新系列

Lindsay Adelman 的新系列细节



Lindsey Adelman 工作室曾准备在5月份的推出35个新装置。她透露,在他们的家里和私人作坊里,仍有许多细节和流程可以完成,有些吹玻璃工甚至在他们居住的同一栋楼里拥有小型设施。工作室也很快接受了数字领域,她反映。“我开始意识到,虚幻的东西和真实的东西有着同样的价值。重要的是它对观众的影响。它让你感觉如何?是新体验吗?它还迷人吗?它会改变你看到它之前的想象吗?。”



 Todd Bracher 用设计解决问题的雄心

工业设计师和设计策略师 Todd Bracher 关于虚拟世界中关系构建的图表



Todd Bracher的客户范围从 Humanscale 到 3M 再到 Georg Jensen,他习惯于跳出框框去寻找前进的机会。Bracher 说:“所有品牌,无论是初创企业还是跨国企业,都面临着同样的局限性。对于设计师、思想家、制造商、实干家、解决者、网络工作者、商界人士和艺术家来说,还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来利用我们的解决问题能力吗?”他热情地说:“当我们从这些不寻常的情况中走出来时,理解并尊重地驾驭这种局面的品牌将得到回报。这就是设计的最佳用处——解决问题。此外也需要将深思熟虑的解决方案与需要它们的市场结合起来。”



 设计工作室 Egg Collective 的盲轮廓绘画练习

一张由 Egg Collective 的Crystal Ellis 绘制的盲轮廓绘画练习作品



设计工作室 Egg Collective 每天都通过视频和电话以保持联系,Ellis 说,这很可能是近10年公司成立以来,彼此疏远的最长时间。“我们相互依赖,既是生意伙伴,又是朋友。”埃利斯又回到了绘画领域,这是她母亲教给她的艺术绘画方式。盲轮廓绘制是一种练习,在这种练习中,可以尝试在不看笔或纸的情况下绘制对象或图像。她解释说:“你必须排除自己的想法,专注于大脑和手之间的联系。我已经很多年没做过了。但我被隔离的第一天,在想我将如何度过这一天时,它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帮助我活在当下。”





Letter From

Mainland China

中国大陆


Wallpaper*国际版中国编辑 Yoko Choy 发现,在北京、杭州和深圳,小型设计工作室和大型企业都在为公共卫生做出创新贡献,尽管在人们普遍担忧的时间里,也有理由乐观。



 设计师蔡烈超的新项目

架子、桌子、椅子和长凳是蔡烈超即将于6月在深圳创意周上展出的作品的一部分



设计师蔡烈超前往湖北老家过年时,没有想到自己会被隔离61天。他是今年计划在米兰设计周上亮相的七位中国设计师之一。他说,在武汉封锁一周后,我们取消了展览。我的团队不得不远程工作,工厂也关闭了,因此我们的生产力受到了影响。尽管一些海外订单被取消,但令他惊讶的是,工作室重新开张以来,新的项目不断涌现。该团队正忙于筹备上海的一家 Pop-up 商店,以及他为深圳创意周共同策划的一个团体展览,展示了当地年轻设计师与家具制造商之间的合作。



中国创意人的创造治愈

陈旻设计的口罩手帕



尽管设计师们受到了挑战,但他们也看到了为共同利益服务的新机会。“创造治愈”是由周宸宸和陈旻发起的一项旨在促进公共卫生创新的合作项目。家用小型消毒机,口罩手帕,安全仓),可移动隔离舱,反扣口罩和变色计时洗手液纷纷诞生。Design Academy 的校友说,文化多样性很重要,毕竟这是对全人类的挑战。他正在寻找实现这些概念的方法,但他承认,在投资新创意之前,行业需要时间恢复正常运营。



 梵几工厂面临的全新挑战

梵几的冰山沙发原本将在米兰设计周推出,这将是该品牌在国际上的首次亮相,也标志着它在业内的第十个年头



中国工厂目前已经陆续重新开张,但仍在为订单不足而苦苦挣扎。根据麦肯锡的报告《中国与世界》——不断变化的关系动态中,中国工厂在2019年占全球家具产量的26%。尽管汇率波动、报复性关税和工厂迁往东南亚,但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扮演着决定性的角色,因此在世界市场复苏之前,中国的工业产出将继续受到影响。北京家具品牌梵几的创始人高古奇表示,此次疫情给家具企业带来了直接损失和必要的调整。迄今为止,他在上海周边和广东省经营的工厂的产能约为此前的60%。品牌依赖美国的木材供应,因此他也可能面临原材料短缺的问题。



 大疆无人机发挥的关键作用

深圳交警局在隔离期间使用大疆无人机执行社会保障工作



在中国南方的技术中心深圳,世界领先的无人机制造商大疆的工作没有停止。在全国范围内,无人机在执行封锁期间的社会安全措施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些措施包括广播信息、喷洒消毒剂、检查体温和分散公众聚集。大疆的无人机占全球市场的75%,公司80%的营业额来自国外。虽然无人机的使用量暂时下降,但公司发言人表示,1至3月份的销售数据没有明显波动。大疆由 Foster+Partners 设计的新总部仍有望在2021年完工。



MAD 建筑事务所着眼未来的项目

MAD 在北京的四合院幼儿园,位于1725年四合院遗址上



MAD 建筑事务所总部设在首都,在洛杉矶和罗马也设有办事处,员工总数130人。 合伙人Tiffany Dahlen 说:“在这样的时代,我们可以感觉到社会距离变得不那么重要。但 MAD 的工作着眼于未来,激励着下一代。几百年后,我们的建筑还会在这里,从长远来看,我们的影响是什么?”虽然目前事务所很多项目暂停施工,但预计2020年下半年,北京将建成 MAD 的四合院幼儿园和陆地艺术公园。





Letter From


Hong Kong

中国香港


在香港,设计领导者 Michael Young、Joyce Wang、André Fu、Marisa Yiu 和 Adrian Cheng 正在为未来的时代转向研究新的方法和哲学。从2003年的非典爆发留下的伤疤至今,创意人们确信未来将走向一条全新的道路。



 工业设计师 Michael Young 的环保座椅

为新西兰家具品牌 Città 设计的椅子



工业设计师 Michael Young 为新西兰家具品牌 Città 设计了一款生态椅。它由一个可回收塑料底座和一个经可持续认证的胶合板组成。随着社会逐渐开放营业,杨期待着7月份在深圳新的工作室与咖啡厅推出这款座椅。



 室内设计师 Joyce Wang 与孩子的新关系

用一组草图展示了 Joyce Wang 在伦敦(左)与香港(右)的工作室



室内设计师 Joyce Wang 作为一名酒店设计方面的资深人士,尽管酒店行业面临挑战,Joyce 还是设法在四个国家的酒店项目中保持忙碌。此时她也与孩子们走的更近了,“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已经完全模糊了。在过去的几周里,我女儿的声音总是会出现在 Zoom 通话中。我已经接受了这种混乱的必然性。相反,我认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让孩子们加入我的工作领域,教会他们重视我们做的事情,如何做,最重要的是了解,我们和谁一起做。”



 建筑师 André Fu 将平静变为创造力

André Fu 为深圳即将开张的酒店项目画的效果图,计划于2024年开张



建筑师 André Fu 认为现在迫使设计师们重新考虑我们的生活方式,不再需要提供持续的视觉刺激,而是关注提炼出其绝对本质的生活。“现在我感觉更健康了,因为我外出时间少了,可以在工作室和家里花更多的时间画画。”他说:“这可能是我最有创造力的时期。”他最近完成了一本书,汇集了过去十年的项目。由于设计上海推迟到11月,在展览上发行这本书的计划已被搁置。



Design Trust 把设计变成文化生活

“未来工作室”计划中的项目



Design Trust 的执行董事建筑师 Marisa Yiu 倡导的理念是,设计不仅仅是一个享有特权的服务行业,也是文化生活的一部分,可以促进社会影响,因此我们需要在这样的时代保持活力和创造力。每年,该 Design Trust 都会在其“未来工作室”计划中推出新项目,为年轻的设计师提供机会,让他们在一个公众感兴趣的项目上接受行业领军人物的指导。这些设计项目今年原本将在米兰设计周上展出。



 NWD 自助口罩领取机

自助口罩领取机项目图解



设计的变革潜力同样也一直在 Adrian Cheng 的脑海中。他建立了外科口罩生产线,目的每月生产700万个口罩。在全市范围内,NWD 正在安装35台机器,低收入的香港市民可以扫描预先发布的二维码来获得免费的口罩,而无需排队等候。NWD 捐赠了250万个口罩给韩国、法国、意大利和英国。今后,他们将继续与全球的合作伙伴创造共同价值,共同克服这一挑战。





Letter From


Milan

米兰


在意大利封国后的四周,Wallpaper*国际版编辑 Marco Sammicheli 调查了五位本土设计师 Keiji Takeuchi、Mist-O、Martinelli Venezia、Paolo delle'Elce 和工作室 Klass 是如何坚持、改编和即兴创作的。


2020年的 Salone de Mobile 已经被正式取消,意大利的设计业正面临一个关键时刻,必须调整自己的方向,以免陷入停顿。但是,即使工厂和车间被迫关闭,许多人的聪明才智和当代技术创造许多可能性,远距离工作的新方法也开始显现出来。



 Klass 设计团队的线上工作

Studio Klass 的成员在家中远程进行工作交流



Studio Klass 的负责人 Marco Maturo 正在对世界各地的工作站进行深入研究,以发现更好的工作方式。Klass 团队的线上工作依然在进行着。



Carolina Martinelli 和 Vittorio Venezia 项目转型

Carolina Martinelli 与妻子用插图展现工作与生活模糊的界限



Carolina Martinelli 和 Vittorio Venezia 是生活和设计领域的合作伙伴,他们一直住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在没有交易会和展览的情况下,他们认为这是一段专注于小型项目的好时机。



 设计师 Tommaso Nani 重新思考时间的价值

Mist-O 公司的 Tommaso Nani 办公桌上的草图和参考资料



家具品牌 Mist-O 设计师 Tommaso Nani 说:“仅仅分享一个屏幕是不够的。你需要真正分享你的工作。”这场危机鼓励人们回归到更有趣的设计方法上来。他一直在“偷”女儿玩具盒里的模型粘土做设计实验,不得不呆在家里也给了他反省的机会。“这个时间让我们学会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并赋予时间正确的价值。”





Letter From


Japan

日本


在东京,设计工作室 Gen Suzuki、Akira Minagawa 和 Drill Design 发现,有挑战的地方,也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2020年东京奥运会推迟了一年,日本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在日本上下都充满压力的时间的,创意人依然在持续输出正能量。



 Gen Suzuki 的留在东京

“Staying Tokyo”的宣传海报



多学科创意机构 Gen Suzuki 的创始人之一 Seiichi Saito 因奥运会被推迟至2021年,许多业务都被搁置。他们在直播平台 Twitch 上发起了一场名为“Staying Tokyo”的线上公益活动,该活动通过演讲和 DJ 表演为居家的人提供一种全新的娱乐方式,同时鼓励收听者向基金会捐款。



 Akira Minagawa 一个人的印花探索

时装设计师 Akira Minagawa 正在研究他的“苹果酒”图案



印花设计师 Akira Minagawa 是 Minä Perhonen 时装品牌的创始人,每年这个时候,他通常会去欧洲参加米兰设计周,而不是独自在东京的工作室工作。尽管如此,Minagawa 还是认为现在是一个积极的时期:“由于疫情的影响,所以我有更多的时间集中精力,提出新的想法。”



 设计师 Yoko Yasunishi 新家庭成员的诞生

在远程工作中 Yoko Yasunishi 和 Yusuke Hayashi 还迎来了一个小朋友



对于夫妻 Yusuke Hayashi 和 Yoko Yasunshi 来说,他们3月中旬的出生的孩子增加了他们日常日程的混乱。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被派回家远程工作,但大部分工作都涉及模型和原型的构建,这只是无法从远处完成。“孩子哭了的时候无法进行会议,这一切都有点压力。”但幸运的是,他们似乎也在享受新家庭成员带来的的奇迹。“如果我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我会记录下宝宝脸上所有不同的表情。简直太神奇了。”Yusuke Hayashi 说。





Letter From


Singapore

新加坡


建筑师 Charles Wee、艺术家 Dawn Ng 以及设计师 Elyn Wong、Clara Yee 和 Olivia Lee 分享了他们自我反省、信息传递和互助的故事。旧的商业模式已经被抛弃了,被取消的订单、被禁止的供应商。但是,同样的,乐观主义和不屈不挠的无畏精神混合在一起,成为一种一如既往的心态,以及对解决现有问题的决心。



建筑师 Charles Wee 的灵感法则

建筑师 Charles Wee 的草图和材料



建筑师 Charles Wee 正在参与一个地区机场航站楼的内部装修项目,疫情为审查和重新思考一些设计决策提供了时间。多样化是他正在采取的一种适应性方式,将整理的照片发布在 Instagram 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希望从分享中获得新的灵感。



艺术家 Dawn Ng 的材料研究

艺术家 Dawn Ng 的工作室



艺术家 Dawn Ng 每天都在测试、研究和试验材料。“这些材料成为我获得乐趣的方式。我被启发去研究那些后期形状和形态轻盈的物体。这一切的一切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工作室里。”她说。



 时装设计师 Elyn Wong 的社会责任感

 Elyn Wong 的工作室



时装设计师 Elyn Wong 说:“我要确保我们所有的营销都把人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业务放在第一位,因为我们需要对客户的情绪非常敏感,并有良好的社会责任感。”



工业设计师 Olivia Lee 谈数字化的双向影响

设计师 Olivia Lee 认为,人们对友情、希望和乐观渴望将成为一个转折点



工业设计师 Olivia Lee 正致力于视觉营销和沟通项目,并为客户提供希望和乐观的信息。她认为目前大规模的数字化转型,正迫使我们重新考虑推出新的展览和零售模式。虚拟可以完全取代物理,相反,也会促使我们渴望触觉和与人类的互动。





Letter From


Spain

西班牙


在与 Jaime Hayon、MUT Design、Mayce Studio 和 Eugeni Quittlet 的交流中发现,西班牙各地的设计师们都保持着灵感和积极性。



花更多时间画画的 Jaime Hayon 

Jaime Hayon 手绘出正在进行的室内设计项目



西班牙鬼才设计师 Jaime Hayon 现在抽出更多的时间来画画,并专注于未来的项目。他继续与意大利和西班牙国内的团队密切合作,讨论和塑造创意。“由草图和渲染图组成的数字演示可以完美地传达一个想法。唯一可能受到影响的领域是生产。”他说。



MUT 设计工作室的新方式

Alberto Sanchez 和 Eduardo VillaIon 是 MUT 设计工作室的创始人,他们为 Diabla 设计了新的“烧烤”铝椅



总部位于瓦伦西亚的工作室 MUT Design 非常希望从目前的情况中吸取教训,他们认为新的挑战不是问题,而是适应和重新思考工作方式的机会。创始人 Alberto Sánchez 和 Eduardo Villalón 正担任西班牙品牌 GAN 和 Harmony 的艺术总监。在家,他们重组了网站,并尝试新的合作。



Mayice Studio 的长远目光

Mayice Studio 的联合创始人 Imanol Calderón Elósegui 为苏州博物馆的一个项目绘制设计图



在马德里,Mayice Studio 的设计师和建筑师 Imanol Calderón Elósegui 和 Marta Alonso Yebra 也在放眼长远。夫妻二人正与中国苏州博物馆签订一份委托书。他们在自己的工作室里画画、做模型、做灯光测试,并在必要时利用送货服务与工匠交换模型。原定于今年的 Salone del Mobile 推出的产品——即与 LZF 合作的灯具系列,以及为 Gandia Blasco 设计的户外单品将于今年夏天在网上发布。





Letter From


Paris

巴黎


在与 Isabelle Stanislas, Ora-ïto, Pierre Yovanovitch, Charles Zana 和 Laura Gonzalez 的交谈中发现,他们正在寻找光明的一面,并重新发现一个地方来安顿他们的乐趣。当前的危机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挑战,但法国建筑师和设计师也发现了一线希望,他们有时间思考、绘制和想象新的项目。



Isabelle Stanislas 的转变

Isabelle Stanislas 绘制的新项目的草图



Isabelle Stanislas 通常每年都会有一到两段隐居期,为自己的创作充电。现在,她在巴黎的公寓里被关了几个星期之后说:“在这个过程中,我对所有项目都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此外,当通过电话与客户讨论项目时,她说她可以更深入地倾听他们的话语,更深入地理解他们的愿望。与供应商的讨论也发生了变化。由于手头没有材料,他们现在得详细地讨论技术、装配、长度和重量。“这回到了我们在学校学到的基本知识。我觉得很有趣。”



设计师 Ora-ïto 的“海洋智库”

俯瞰 Marsa



设计师 Ora-ïto 独自一人带着他的狗在公寓里欣赏着令人惊叹的胜利者广场,他说:“我花了这段时间——不是工作,而是无所事事。我不需要看电视连续剧,一周看三本书,做几个小时的运动。”他发现自己的睡眠比平时少,但精力却比平时多。他的工作重点正在改变。“我不再想创造同样的东西。我想设计的不是桌子、椅子、台灯,而是流动医院、急救床……”他正在认真考虑在马赛附近岛屿上的一个长期项目,那里将成为一个汇集科学、技术、艺术和设计的“海洋智库”。



设计师 Pierre Yovanovitch 省出来的时间

Pierre Yovanovitch 即将到来的室内设计项目



Pierre Yovanovitch 在与狗、鸡和朋友们的陪伴下回到法国南部的家乡迎接新的工作模式。困难是在没有向客户展示材料的情况下将他的视觉传达给客户——图纸往往不够,而 3D 图像可能很冷。他找到了解决办法,比如在一张他在欧洲设计的类似烟囱的照片旁边,展示一个纽约公寓烟囱的草图。外出的中断意味着更多的时间停留。“这是我可以致力于创作、绘画和与团队分享想法的时候。”他说。





Letter From


Canada

加拿大


从外部看,像加拿大这样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社会距离似乎已经融入到地理之中。但事实上,对于那些把国家称为家园的设计师来说,近期也有点让他们迷失方向。与我们分享的这些创意人依然充满韧性和幽默感,也许这就是加拿大的特点。



设计师 Jamie Wolfond 的编织协会

Jamie Wolfond 的篮子俱乐部已经邀请了众多设计师来贡献自己的力量



设计师 Jamie Wolfond 去年花了一年时间设计了一套新的货架、照明设备和平板家具。没有米兰设计周这个平台,Wolfond 利用他的社交媒体来吸引人们的兴趣。他还创办了“篮子俱乐部”——一个通过 Instagram 连接起来的跨洲编织协会,又回到了他手艺中更具触感的元素,他说:“我希望那些在家的设计师们,抛开可能已经习惯了的效果图,拿起剪刀和纸吧。”



Glenn Pushelberg 和 George Yabu 的设计节奏

Glenn Pushelberg 和 George Yabu 画的餐厅的素描,这里也成为了他们现在的办公室



设计师 George Yabu 和 Glenn Pushelberg 谈到他们面临的挑战时说:“三个设计学科——建筑、室内设计和品牌设计,它们都有不同的工作流程,所以我们看到团队合作的节奏和性质也会根据学科而变化的。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感觉自己像管弦乐队的指挥,但我们的管弦乐队分散在世界各地,演奏的节奏不同。”



室内设计师 Zebulon Perron 的危机意识 

Zebulon Perron 在他的临时办公室领导意大利、东京、纽约和蒙特利尔的设计项目



室内设计师 Zebulon Perron 原计划与意大利鞋类品牌 Tod's 合作在东京、纽约设计酒店项目,以及威尼斯双年展加拿大馆的陈设设计。在叫停后开始思考说:“这场危机暴露了加拿大供应链中的许多弱点,我们如此依赖国外的商品。作为设计师,我们需要开始以同样的方式思考——如何在国内尽可能多地生产产品。”




穿越阿尔卑斯

The Alps



极简先驱的家

Home of Minimalist



FOLLOWING US

抖音/知乎账号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