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横扫金像的曾国祥:我没到拍主旋律电影的阶段

北京高考导演
北京高考导演

欢迎参与文末的“上升星座势力榜”票选~


《少年的你》横扫香港金像奖,来回顾一下导演曾国祥的这篇独家专访。


《少年的你》火了,火的原因有太多。先是退出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在国内上映之路也是波折,直到上映前三天定档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一时间大家都在感叹:这部电影终于要上了。



10月25日上映当天凌晨,《少年的你》就已票房破亿,上映三天票房又破4亿,豆瓣评分居高不下,大部分看过电影的观众都哭了,坐在我们身边的一个媒体,全程都在抽泣。有人说“曾国祥好得有点不能理解了”。的确,《少年的你》是曾国祥第5部长片。《七月与安生》前,这位香港北上导演更多被人所熟知的身份还是“曾志伟的儿子”。


而作为一名香港北上导演,在时下华语青春电影还在执着于“美好年代”时,他为何选择展现青春残酷的一面?面对成长环境存在的鸿沟,他如何将内地高中校园描摹的如此淋漓尽致?如何同周冬雨、易烊千玺两位经历不同的演员合作?社会学和陈可辛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来到内地拍片这些年,他有怎样的感悟?



电影上映当天,Ifeng电影独家专访《少年的你》导演曾国祥,与他进行一次不止于电影的对谈。




谈原著改编



“其实只看了一遍,就放在一边。”


曾国祥一直对青少年的成长,尤其是少年与成人对抗的题材特别感兴趣。大学毕业在社会上工作,独属少年的棱角会被慢慢磨掉。而对于他来说,那种棱角恰恰是最难能可贵的东西。


刚刚拍完《七月与安生》,监制许月珍对曾国祥说收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项目,看过故事大纲后他特别兴奋,觉得找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题材。



《少年的你》改编自玖月晞的小说《少年的你,如此美丽》。第一次看小说,曾国祥就被打动了,“我真的很心疼里面的两个少年。”


和《七月与安生》一样,《少年的你》也在原著的基础上进行大范围的改编。电影中的人物关系、情节设置与原著大不相同。


截图来自网络


曾国祥承认,小说其实只看了一遍,就放在一边。整个创作团队始终坚持不过分拘泥于原著,只保留其中适合电影的成分。“大家一直在聊怎么去改编,怎么去搭。”曾国祥这样说,“我们想给自己多一点空间,去做加法,去做改变。”


其实原著一直存在争议。而对于有人认为主角人物关系像东野圭吾的《白夜行》的说法,曾国祥坦言:“我知道,但那本(小说)我真的没有读过。”



谈校园暴力



“我想不通,为什么小孩能这样对待别人?”


《七月与安生》后,曾国祥就说自己要拍校园霸凌。


“我一直在关注校园霸凌,因为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小孩能这样对待别人?”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带着不解。



曾国祥向我们透露,团队最开始创作剧本时,确实想提供一个答案,想要说明这种情况为什么会存在。他们在书籍中寻找,跟编剧、老师、学生聊,但慢慢发现一切其实是说不清的。校园欺凌的问题是在全球,不管是哪个国家,哪个年代都有存在。最后似乎只能归根到人性,归根到人性里面一个稍微比较黑暗的一面。


“我们没办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只能呈现这个事情的背景。事件中人的价值观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为什么有些人会被人这样欺负?只能是去还原这样的一个现实。”



谈到魏莱这一角色的设计,曾国祥表示,“我一直觉得没有人是绝对的恶,也没有人是绝对的好,因为生活就是这样。我一般喜欢看电影中灰色的东西,不是绝对的黑或是绝对的白。在写魏莱这个人物时,我其实特别想要还原一点她的背景,不是说为她说什么好话,只是我觉得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是极恶的人,肯定会有背后成长的原因。”



谈高考与复读的设计



“我和每一个认识的人聊高考。”


高考作为电影的骨干,对电影存在着特别的意义。故事发生在高考前两个月,它一直在故事里使学生感受到无形压力,这也帮助了整个电影的叙事。随着高考越来越近,气氛和环境越来越紧张,给予角色和观众同等的压力。


《少年的你》高度还原中国高中的真实环境,包括平时的校园生活、老师的状态、高考的考场,甚至是后来的判卷。教学楼上的横幅、考试后根据排名移动书桌、胡小蝶跳楼后学校安装上栏杆都真实的发生在中国高中校园里。因此很多人疑问,曾国祥作为一个香港导演,怎么就把这一切拍得这么真实?


曾经的衡水二中在学生跳楼后安装铁栏杆,让学校如同监狱


“我真的是希望能还原大家以前高考的日子,还原那个氛围和感觉。正因为我是一个香港导演,所以我更加要确保这些是大家平常生活能看到的,不会让大家觉得是外来的一个人,拍了一个不接地气的片子。”他这样回答。


其实在拍摄前剧组就做了很多资料的收集,看了多关于高考的纪录片,他们跟老师聊天,跟学生聊天,还特地去了当地的考场,去抓拍了很多。现在电影里面很多的高考元素,都是抓拍时看到的。



曾国祥向我们透露,他当时和每一个认识的人聊,不管是编剧,还是其他工作人员,他去询问他们的高考是怎么样的?经历过什么?


高考那么多学生,每一个人都有他独特的故事,每个人的高考经历都不一样,不是每个人都一直很用功,每天只读书生活。有的人真的觉得高考的时候没那么大压力,很自然的就走过了。但有的人那会把这个事情看得很重,看成人生里面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所以要多听、多了解。


“复读班更冷漠,霸凌更有可能发生。”


在电影中陈念家庭情况不好,为了追求更好的老师、更好的课程,来到复读班学习。而最后我们也看到,魏莱因为不想再复读一年,转而去请求陈念的原谅。


“复读”作为一个元素静悄悄的存在着。



对此,导演曾国祥解释道,复读班的设计有两点原因:

第一,是想表现陈念家里环境不是特别好,陈念和她妈妈要靠高考来改变命运。

第二,复读学校可能会稍微再冷漠一点,不像正常的高中班会比较有感情,复读班每年人都不一样,这种霸凌的事情可能更加有机会发生。



谈主演表演



“千玺是一个非常有同理心的人。”


也许是从一开始就被埋没在团队其他两个人的光环里,不太爱说话、有点腼腆是易烊千玺给人带来的第一印象。作为TFboys成员之一出道,被打上流量明星的标签,易烊千玺在质疑声中长大,直到最近几年质疑声才渐渐平息。这一次,我们感叹易烊千玺变了。


《少年的你》让易烊千玺真真正正出现在观众的眼前。他让大家看到他的演技。这还只是他第一部大银幕主演作品。



谈到易烊千玺的表演,曾国祥赞不绝口,“现在问我,如果不是千玺来演,我真的想不到还有人能够演到像他那么好。”


虽然易烊千玺也有难以把握角色的时候,“有时他觉得自己演得不好,但看回放的时候还不错;觉得自己演得不错,出来后反倒觉得没什么。”电影中有这样一个片段,小北躺在床上跟陈念说他的过去,不知不觉眼泪就流了下来。这场戏曾国祥完全没给易烊千玺什么指导,完全靠他自己情感自然地流露。


“千玺是一个很独特的男孩,他非常能理解和体会小北在这个故事中感情很重的地方,他是一个非常有同理心的人。我觉得在他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同理心去关爱别人,真的是非常难得。我真的很幸运,这一次能跟他合作拍这个戏。”



“周冬雨收起了直觉随性的表演。”


《七月与安生》让周冬雨拿到金马奖影后,《少年的你》再一次肯定她的演技。


周冬雨出生于1992年,而易烊千玺出生于2000年,两人近10岁的年龄差,在银幕上看不出丝毫违和感,曾国祥也表示“她一戴那个头套,一穿那个校服,你就觉得,她真的跟那个高中生没什么区别。”


无论是《喜欢你》中搭档金城武,还是《少年的你》中搭档易烊千玺,“她演什么年纪好像都可以胜任,有那种很厉害演员的特质。”



第一次合作时曾国祥和周冬雨还不熟悉,因此他会比较顺着周冬雨的喜怒拍。《少年的你》则不同,这次恰巧是反过来,所有以往大家看到的周冬雨的演出和她的表达、行为,就要全部删掉,全部压下去。


让大家看到一个很不一样的周冬雨,是他们两个人的默契。


再次合作很有压力,周冬雨必须收起演戏中凭直觉的那一面,不能随性去演,每一个动作都要去“周冬雨化”,这是一个挑战,也使得拍摄过程变得困难。但她和陈念有一点还是很相近的,就是她们都有内心的强大和倔强。


以调皮形象示人的周冬雨其实心里面是一个倔强的人。基于这一点,曾国祥和她讲 “其实你跟陈念还是有共同点的,就是你要自己去找,怎么能走进这个人物里面。”



还是那场小北对陈念诉说过去的戏,听小北讲完故事,陈念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一滴泪却留下来。观看的人十分痛心,监制许月珍表示“你会觉得这个小孩太惨了,她可能连怎么哭都没学会,那个眼泪就是从她心里面流出来的。”


这一切都是周冬雨赋予陈念的。



谈社会学与陈可辛的影响



“社会学教会我的是怎样看待这个世界。”


差不多念完高中的时候,曾国祥一直在考虑要不要进电影学院。那个时候有好几个人跟他说,应该多学习其他的科目,多一点看其他事物的方式,能开阔自己的眼界。“现在回看,那真是一个很正确的选择。”



电影是要好好去学习,尤其是很多技术上的东西。但对于曾国祥来说更重要的是拥有看待世界的眼界。他认为作为导演或是编剧,必须要对每一个人物都有关爱。“从角色的角度去看事情,才能把每个人物拍的稍微像个人,而不是一个刻板的角色。这些是电影学院不一定会教的。”


“你去读另外一个科目,你去读社会学也好,历史也好,政治学也好,心理学也好,这些都是能开阔眼界的。社会学教会我最好的就是人怎么有同理心,让你从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看这个事情。因为它本身就要分析这个社会里面不同的人种和冲突,它们的利益关系是什么,这些非常重要。”



而谈到同是社会学出身拍出《寄生虫》的奉俊昊,曾国祥很惊讶,“是吗?他是学社会学的?”他这样说。


但是他不会刻意往类型化的商业电影发展。“能打动我的故事,我才去想怎么去拍。而不是反过来说,我要做一个什么类型,慢慢才开始找。最重要的还是故事本身,有什么触动到你,对这个故事有什么打动。反正我是一个完全不会计算的人。”


“电影很容易学坏,庆幸一毕业就跟着陈可辛和JoJo。”


被问及陈可辛对他的影响,曾国祥表示如果要聊陈导,就一定是陈导跟JoJo两位(《少年的你》的监制许月珍)。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无比幸运,第一个在电影学院里面工作就是跟着陈可辛和许月珍。


念完大学回到香港,曾国祥就进了陈可辛的公司开始工作,做场记、买咖啡、送拷贝、叫外卖、打板子,曾国祥从“跑腿小弟”慢慢做到了制片助理和副导演。


“我真的很幸运,跟到两位非常棒的电影人,电影其实挺容易学坏的,你跟了不好的制作人,稍微人没有那么好的导演,你很可能会学了他们那一套。我是跟着陈可辛学,在那个系统下慢慢成长,他们真的很爱电影,都非常认真去制作每一部作品。”





谈内地电影与自身发展



“内地新导演眼界很宽,有趣的人太多了。”


作为香港北上的导演,内地有越来越多的好故事吸引他,“有趣的人太多了。”他这样讲,“很多时候我会看到一些事情,遇到一些人,会给我很大的冲击,会有操作的欲望。”


文牧野的《我不是药神》、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都让曾国祥十分欣赏。“这些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作品,而且这些导演都非常年轻,下一波要上来的新导演,还是挺有眼界的,他们视野看的东西还是挺宽的。”


今年曾国祥还有一个身份,与宋佳、张家鲁一起做FIRST青年电影展创投会的终审评委。



“反正这次我去First,我是挺享受的。”他说,“已经好几年,我一直在听First的事情,每一次都很想去看。今年终于有了机会。去到之后很开心,在那个影展里面,整体的氛围非常得棒,又都是年轻人,很热情,而且对电影的热忱,是你能在流动的空气中感觉到的。而且First这几年一直有输出非常多好的作品,从First里面出来。我很看好未来的中国电影。”


“慢慢来,我没到拍主旋律电影的阶段。”


《七月与安生》上映3年后,曾国祥带来了《少年的你》。从《七月与安生》中他学到怎么去听别人的意见。“以前可能比较固执一点,觉得我作为一个导演,还是我说了算,什么都要跟着导演的想法走。当然我现在还是会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但我愿意去聆听别人的意见,也会思考别人意见的好和不好。”



今年国庆档李仁港拍出《攀登者》,陈可辛的《中国女排》定在2020年上映,越来越多的北上导演选择做主旋律电影,但是曾国祥还没有这方面的计划,他觉得自己还刚刚起步,一切还是要慢慢来。对于未来的拍片计划,还没有很成熟的作品让他满意。


“每一次看到一个剧本,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那才是最真实的。”这始终是曾国祥的初心。



回到电影,有观众认为,结尾停留在分别载有陈念和小北的两辆警车分开走,就是一个很好的结局,完全没有必要加上几年后陈念和小北重聚的部分。曾国祥对此也考虑过很长时间,一开始是偏向不放这个结局的,但是后来给身边的朋友看,大家觉得电影很压抑,还是希望有一点光明、阳光的部分在后面。所以,他还是把这个结局保留了下来,让观众带着一个没那么沉重的心情离开电影院。


剧组有一张照片,照片中,演员和工作人员面带笑容地坐在台阶上,每个人像陈念和小北一样都剪了寸头。曾国祥每次看到都会特别感动,因为那代表了去年在一个很热的地方,所有人都很投契,很热血地去做好一个作品。



毕竟,这里是他们的乐园,也是我们的乐园。



一周投票


Ifeng电影将在每日推送文章中推出票选,关注上线的国产影视剧、综艺、音乐和艺人。


当周“最受关注国产影视剧/综艺”、“最受关注艺人(影视剧/综艺/音乐)”的结果将于下一周在微博微信平台发布。


全月“最受关注艺人”票选结果,将计入凤凰网娱乐“上升星座势力榜”中,在凤凰网娱乐微博、凤凰新闻客户端,同步公布!


4.27-5.3

一周最受关注国产影视剧:《清平乐》

一周最受关注艺人(影视):王凯(《清平乐》/《猎狐》)。   

一周最受关注综艺:《向往的生活4》

一周最受关注艺人(综艺):张子枫(《向往的生活4》)



暗黑烧脑,窥探人性!十八年悬案,真凶是谁?


一周推荐|谍战偶像剧卷土重来,任嘉伦何时能原音出演?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