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榜样 |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专访北京语言大学汉语学院赵菁


学为人师,行为世范


上世纪80年代初,恢复高考后的燕园站在时代最前沿,到处是勃勃生机。1981年,赵菁考进了当时无数青年所向往、也是最为难考的北大中文系,学习汉语专业,从此与汉语教育结缘。赵菁坦言:“当时进入北大选择汉语专业,确实是个意外,当时我们都热衷于文学,以为进入中文系就是学文学,结果被分到了汉语专业,刚开始接触这个专业时,感觉十分陌生,没想到要学习譬如语音、语法、词汇等内容,实际上它更像是一个半理科性质的学科,当时学习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困难。毕业之后从事汉语教学工作时才发现,以前学的内容全部都派上了用场。”


自1985年毕业至今,赵菁已经在汉语教育这条路上耕耘了三十余年,回顾自己的教学历程,赵菁觉得作为汉语老师,最重要的就是从学生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不同的学生的知识构架不同,作为一名合格的教师,应该懂得给予学生什么。在教学上,赵菁认为,一名合格的汉语教师,必须得有一定的教学理念和章法作为根基去讲课,“很多人把这一门学问看的很简单,有人甚至认为小儿科,谁都能来教,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在汉语教学上,你自己的知识水平掌握的越深,你就越能看出里面的门道。怎么去教、怎样进行教学评估与测试以及教材编写,都是基于自己的教学理念的”。赵菁很注重“针对性”这一概念,“针对什么样的对象、学生的水平如何,譬如学生的词汇语法掌握了多少、他的词汇网络是什么,有经验的老师,只要细细与同学好好聊几句,就能准确找准该学生的定位。只有准确摸准学生的“脉”,才能彻彻底底教好这个学生。”


赵菁强调教师注重教学的重要性,“一个优质的课堂,会影响到学生的一生”。“古人说作为老师,最本职的工作就是教书育人,我认为‘教书育人’这个词应该分开理解,一个合格的教师,不仅仅是要做好‘教书’工作,‘育人’也非常的重要,除了专业学习外,学生的各个方面都应该考虑进去,譬如考虑跨文化、沟通等各方面的问题。”回忆起刚开始教授汉语的日子,当时赵老师教授的是澳大利亚、韩国使馆班,“这些使馆班的同学思想十分成熟,他们对中国有着各种各样的看法和想法,我那时候正值年轻,经常积极和同学进行“辩论”,课堂气氛特别有趣。当然,教学也不是一帆风顺,当时班上有来自韩国和朝鲜的外交官同学,开始他们彼此之间不说话,我就积极协调,告诉他们不能把自己外交官的身份带到课堂,课堂上大家都是我的学生,你应该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在课堂上一起做学习活动。”


赵菁始终心系学生,编撰教材十余部,耗费了大量的心血。谈到为什么花费多年时间专注于编写这些教材,赵菁说:“最大的原因是以前的一些教材非常不顺手,觉得用着不适合学生的教材,对不起学生”。《HSK(初、中等)八级精解》是其投入心血最多的一本书,该书几乎全面覆盖初中等HSK考试所要求掌握的汉语语言点,并且每个语言点都在不同的模拟试题中多次复现。“出一本习题集相对而言很容易,但是习题集的缺点是只有答案,为什么选A或者B,学生不知道。”赵菁坦言,该书的工作量巨大,主要原因就是每道题目都有浅显的语言对其进行了注解,这极大地方便了同学们的学习,而对于编撰者,则是一次巨大的考验。


东学西渐,传播文化


△赵菁于1995年在日本参加毕业典礼

作为一名资深的汉语教师,赵菁曾多次在海外从事教学活动,并度过了近十年的时光。

1993年,第一次踏入他乡,任教于日本大阪骏台外语国际专门学校,当时的中国,经济实力还很一般,在日本教学的老师们的环境十分艰苦。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生活费供给不充足,可以说是刚刚够吃饱饭的程度,而且当时国内的家庭电话普及率很低,当时赵老师自己的孩子还很小,只能以通信的方式和家里联络,心情十分苦闷;二是教材极度匮乏,基本上看不到与汉语有关的读物,“可以说是精神上极度饥渴,想要找学习的东西又找不到,那时候经常出现的情况是,谁看到一本好书,大家都争相传阅,如获珍宝一般激动”。


20多年时光转瞬即逝,2015年,北京语言大学东京校成立,赵菁老师担任院长,作为致力于中国高校国际交流事业的人士,赵菁老师语重心长地说:“教育是一种无形的影响。用心交流,可以建立友谊,可以收获思想。教育不同于政治,民间的友谊往往深刻而又真实。我们希望通过教育,能让更多的日本学生更直接、更全面、更深入地认识中国、理解中国,从而培养出更多的致力于中日友好交流的高端人才。”

△赵菁在北京语言大学东京校开学时讲话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赵菁与Porter-Gaud School校长商谈

该校建立孔子课堂事宜


赵菁曾经多次受邀赴丹麦、比利时、德国、美国、墨西哥、古巴、日本、智利等国进行教师培训,用“桃李满天下”来形容是再准确不过。“在培训过程中,让我感到最惊喜的就是偶遇到自己曾经教过的学生,也许是30年前的学生,也许是20年前的学生,一声‘老师,您还记得我吗?’,会让我整体充满愉悦感,会这些学生学有所成,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做了汉语老师,在自己的国家继续传播着中华文化,这件事想起来确实很有意义。”回想起自己海外工作的数十年,最让赵老师感到骄傲的,还是参与创办东点学校。


东点学校成立于2011年,筹备成立东点学校的历程是异常辛苦的,在最艰难的时刻,美方理事会7名成员全部撤走,中方也只剩下了三个人,就在大家都打退堂鼓的时刻,赵老师硬是把这快重担给扛了起来。摸爬滚打一年,第二年招生人数两百多个,比第一年翻了一番。


再后来,东点学校的规模不断扩大,目前在读的学生人数已达七百余人,居南北卡各中文项目之首,东点学校在2018年7月被美国媒体Freetimes公众票选为“南卡最佳私立/特许学校”。“汉语教学从孩子抓起,东点学校目前已经从小学一年级建设到了初中,成为了一个典型,这些孩子长大以后,他们对中国有着很深的情感,这些孩子身上的价值都是难以估量的”,赵菁开心地笑着说。

回顾三十余年的教学历程,赵菁欣慰地说:“汉语教学这份工作固然辛苦且累,但回顾几十年的时光,觉得十分有意义和价值,尤其是在海外拼搏的那些日子里。”


人物简介


赵菁,北京语言大学汉语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国家汉办汉语教师培训专家。主要研究领域为汉语言文字学、汉语教学法、汉语教材编写、HSK测试。教授过留学生本科20余门课程,并长期公派到日本、韩国、美国进行过汉语教学,多次受邀赴丹麦、比利时、德国、美国、墨西哥、古巴、日本、智利等国进行教师培训。主编过《汉语听说教程》(上、下册)、《HSK(初、中等)八级精解》(四册)、《HSK汉语水平考试模拟习题集(高等)》《HSK全攻略(初、中等)》等多部教材,获省部级奖励。主编《汉语国际教育研究》《汉语国际教育背景下的普通话教学研究》两部论文集。参加《中级汉语听和说》、《标准中国语》等多部教材的编写,参与国家汉办《国际汉语教学课程大纲》的制订。2007-2010、2012-2014年期间任北京语言大学汉语学院教学副院长,2010-2012年任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2015-2017年任北京语言大学东京学院院长。


科研成果:

论文

1.“听力口语课课程规范”

(《对外汉语教学中高级阶段课程规范》 1999 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

2. “有关听力口语课程的教学指导思想”

《对外汉语教学中高级阶段课程规范》1999 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

3. “高级口语课课程规范”

《对外汉语教学中高级阶段课程规范》1999 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

4. “对中级听说教材编写的再认识”

《语言文化教学与研究》2001 人民教育出版社

5.“北京语言大学汉语言本科专业课程体系的建设与发展”

《汉语国际教育研究》 2008年 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

6.“来华留学生汉语言专业建设新思维”

《语言教学与研究》2009年第3期

 7. “中国与美国卡罗莱纳州教学模式比较分析”

《教育文化论坛》2013年 第5卷 第4期  总第24期论文

 8. “北语留学生本科专业初级阶段汉语教学设计要点”

《国际汉语教学研究》2018年第1期


教材

参编《中级汉语听和说》(精版教材)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9)  

主编《汉语听说教程》(上、下册)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 ( 2000)

主编《HSK汉语水平考试模拟习题集(高等)》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1)

主编《HSK(初、中等)八级精解》(四册)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 (2001)

主编《HSK(初、中等)全攻略》商务印书馆 (2006)

参编《HSK(初、中等)全攻略语法手册》商务印书馆 (2007)

参编《HSK(初、中等)全攻略词汇手册》商务印书馆 (2007)

参编《中日交流标准中国语》人民教育出版社(2007)

参编 国家汉办《国际汉语教学课程大纲》(2012)


专著

主编《汉语国际教育研究》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 ( 2008)

主编《汉语国际教育背景下的普通话教学研究》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2018)



文字 | 陈康

图片 | 受访者提供

编辑 | 徐媛媛

出品单位 |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投稿&加入我们 | blcuxchb@163.com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