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貌美的反串歌手,如何一步步沦为异装MB?

北京高中生kj 252mb
北京高中生kj 252mb

别忘记点击右上角“…”将学长设为星标哦


2014,秋。


那年我17,小海15。


如今,我22,小海也该20了。我们就像两条走错轨道的平行线,在一次短暂的相遇后,再次回归各自的轨道,之后渐行渐远,永不相交。


只是再次回忆起他,会有无奈、惋惜,但又马上恢复平静。


因为在我看来,人生道路无谓对错,每个人的选择也都受其背后的历史际遇、社会环境,甚至原生家庭的影响。


01

时间回到我们认识的那一年。


彼时的我,性格热情,面容姣好,在男生中的长相算是中上等,在当地G圈也已经小有名气。


我最喜欢举办大大小小的“聚会”,在ktv开个包厢,然后和销售人员要折扣,计算出每个人的份子钱。


几乎每场活动下来,我都能赚好几百,一来二去也借此认识了很多人。


我的局,都是高中生或者22岁以下的学生、青年为主。


第一次认识小海,就是在我组的某个聚会上。


他皮肤白皙,一双丹凤眼,笑起来像只小狐狸。脸庞纯净、气质清新,一看就是初入社会未染尘埃的乖小孩。


他中专学的是音乐,但因为校园霸凌而选择辍学。


之后,他独自南下投奔网恋对象,结果被甩,于是只身在这所陌生的城市开始谋生。


聚会上,他爱为大家表演李玉刚的《新贵妃醉酒》。戏腔一开、兰花指一翘,他整个人好像会发光。


小海说,他的偶像是李玉刚,也想成为一个像李玉刚一样厉害的反串艺人。


他还说,他接下来要努力赚钱,拜师学艺,守住自己的梦想。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清澈有光芒,似乎未来都会如他所期,充满未知但却无限光明。


也许是他年纪小、也许是因为我和他有着类似被校园霸凌的经历,我把他收作了小弟,带着他参加了很多聚会。


我每次都帮他付份子钱,他也在我的引领下认识了更多的人。



02

人就是这样,哭着来到世上,又要一路为了功名利禄和命运抗争,还要学着擦亮双眼,辨别诱惑。


这一点,在一线城市表现得尤甚明显。


小海从江苏小城而来,在经过几个月的社会浸泡后,开始在大城市中沉沦。


他似乎找到了一种乐在其中、不用靠努力就可以衣食无忧的生活方式。


能让他这样的,是刘哥。


刘哥是当地圈里有名的大款,名下有好几家酒店、KTV,其住所也是位于当地最贵的楼盘之一。


我们的局一般都在刘哥名下的KTV,只要刘哥过来,当晚的酒水都将由他买单。


在刘哥阔绰的背后,是出了名的花心,和他纠缠不清的男孩不计其数。


那天在聚会里,刘哥趁着酒劲和我表白,手也不安分地在我大腿上游走,微醺的我卖力挣扎着。


而坐在我一旁的小海见状,直接坐到了刘哥身上、手臂勾着他的脖颈儿并在他耳旁小声嘀咕些什么。


耳鬓厮磨之后,刘哥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像是为了报复我,他牵着小海离开了包房。


故事的走向便是小海成了刘哥的情人,住进了他家。


再后来,听说小海趁着刘哥外出,约了个小鲜肉回家,但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刘哥半路杀回抓个正着。


据小海“好闺蜜”透露,当晚小海被扒光了衣服关在大门外。


但其实,就算小海没有被抓奸,他和刘哥也不会长久,毕竟凭借刘哥的势力,他身边从来都不缺年轻貌美的小gay。


花团锦绣、蝶飞蜂舞描述的,正是刘哥身边的景象。


只是当时的小海还没悟到这个道理,不过就算将时间重新拨回开始的那一刻,他想必仍会如此选择。


03

体验过云端的日子再跌回泥潭,大概多数人都是熬不住的。


小海正如是。


失去了金主,没了经济来源,小海开始向圈内的炮友、朋友借钱,为此甚至不惜抵押身份证。


他没了再去工作的激情,而是通过参加一些“青中年gay”的群活动,来解决三餐的温饱和住宿问题。


那些青中年群里的成员多是外地来的打工人员,年龄基本在30岁到40岁。


我曾参加过一次,里头的人多是油腻大叔,秃头、大肚腩。


其中还有几个男扮女装的基友,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隆了真胸的Gay。


他尽量打扮得漂亮,但奈何年龄太大,容颜藏不住自己的衰老。


于是,他用满脸劣质假白的粉底装饰自己,然后穿着裙子在ktv里扭着屁股唱歌。



他还有一个“姐姐” 做了完整的变性手术。有个大哥不相信“姐姐”切了下面,就和“她”用100块钱来打赌。


就为了这100块钱,这位大姐当着所有人的面脱下了裤子,给大家“验货”。


这也成了我记忆里的阴影,我从此也再不敢参加这些人组织的聚会。


后来和朋友的一次下午茶活动中,我又再次见到了小海。


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一双崭新的白色运动球鞋出现,大气地嚷嚷着今天这顿他请了。


他眉飞色舞地炫耀着自己的新称号:十元钱小姐。


说这些的时候,小海眼中亦在放光,但这次的光芒中,带了一点浑浊。那双记忆中曾经满是理想的双眸,现在藏了太多叫人生的内容。


我后来才知道:小海认识了几个男扮女装的老gay,每晚都和他们一起穿着女装在火车站旁边的高架桥下卖淫。


小海收费低廉——十元捅一下、还自备油套,因此生意很好。


而且他和客人交涉好之后,转身就可以在附近无人的荒地里进行性交,连开房的钱都省下来了。


靠着“物美价廉”,小海攒了一些钱,和一个朋友合租了房子。


和小海同住的朋友说,小海每天晚上戴假发,穿着白色裙子、丝袜,涂上厚厚的粉底出去“接客”。


小海有一个月饼盒子,里面全是山寨避孕套;他的一个本子里,都是密密麻麻的客人电话。


但是假的终究不能乱真,小海也好几次在床上被客人发现是男儿身,于是被一脚踹下了床,或者被殴打一顿。


再后来,小海和朋友接客时遇到了便衣警察的围捕,最后被拘留14天。


出来后,小海还是照旧。毕竟,比起挥汗如雨地努力工作,接客无疑是小海心中最轻松的赚钱方法。


04

人往“高处”走,这种靠“接散客”获得收入的方式显然不稳定,于是小海决定进入一家男士推油会所打工。


第一天,会所老板就“宠幸”了小海,并支付了他1000块钱,还和小海约定之后每单生意按6:4分成(小海6,老板4)。


会所会提供房间、吃饭、油套工具,每个月还发1000块钱作为底薪。

 


小海本以为可以躺着稳赚钱,但看似幸运的事情并没有在他身上继续。


他在会所干了一个月,接的几单都是白菜价。期间,他还被老板白嫖了好几次,就连最初的1000元底薪也变成房租和饭钱被回收了。


但在会所期间,小海认识了比他小1岁的小水。


当会所的工作维持不下去之后,小海带着小水离开了,并以情侣关系开始了同居生活。


童话里,故事的结局往往是王子和王子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很遗憾,在小海的世界里,只有赤裸裸的现实。


没多久,小海开始逼着小水继续去做MB,他没收了小水的身份证,并控制了小水赚的所有嫖资。


而此时的小海仅仅16岁,小水比他还要小。


小水饱受着小海的摧残,终于在某天趁小海外出时,撬开了小海的行李箱将自己的身份证取走,还拿了箱子里的几百块钱连夜跑了。


第二天早上小海回来,发现小水、小水的身份证、钱都不见了。他怒火攻心,把家里所有东西都砸了一遍。


与小海同居的朋友回到家,看到自己的东西也被砸,气不过便和小海起了争执。


被小海扇了几巴掌后,朋友哭着给我打电话求助。


我过去后,小海像是找到了新的出气筒,一口咬定所有事都是我指使的,和我撕打了起来。


我比小海高半个头,体力上占优势。我对着他的下体就是猛踹,还用吃奶的力气砸他的头,而他也在我脖子上留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小海被我打跑后没多久,楼下响了警笛声,小海打了电话过来,说是他叫警察来抓我们了。


最后的结果是,我将实际情况全盘交代,还有脖子上的伤做证明。


警察在档案里发现了小海之前的卖淫档案记录,对他教育了4个小时,并联系了他远在江苏的父母。


后来我退圈,对于之前的事情不再过问。


若干年后,透过老朋友得知,小海这几年在北京地下整容医院学习了微整,也做了微整。


他最后回到了老家,做起了当地的一个反串艺人,也算是重拾了当年的“梦想”。


小海用自己最好的5年光阴,和命运捉了次迷藏,又带着自己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我不知道那个曾经眼中有光、心中有梦的少年如何看待这段倚马闯天涯的岁月?


但我知道且肯定的是——他终于能像他的偶像一样,站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唱一曲《新贵妃醉酒》了。


- END -

作者 / 子琛  编辑 / 李澈  排版 / 金贮 


:)猜你还喜欢

 点击文字即可查看

⚡ 老师/妹妹/同学/恐同哥们,那些第一个接受我是gay的人,给予我无限力量

⚡ 看哭了!梁静茹新版《漂洋过海来看你》,MV声援跨国同性婚姻

⚡ 你知道吗,有许多男孩都遭遇过性侵?


将最积极的能量,传给最多的性少数 


勇敢点击在看,好基友会突然降临!????????

推荐